Friday Dec 09, 2022

《自我的诞生》错过了幸福的童年成年人还有机会精神变强大吗?

生活中有一类人,面对命运的波折起伏,总能坚韧地扛过去,有时候我们总结为“坚强”、“韧劲”、“强大”……或者“性格决定命运”,但实际上从心理学分析角度上讲,应该是具有很强的“内聚性自我”。

国内心理学者武志红老师在新书《自我的诞生》中专门讲解了人是如何产生这样一股力量——“内聚性自我”,每个人都有成长的可能性。

内聚性自我(Cohesive Self),这是美国心理学家科胡特提出的概念,也有人翻译为“核心自我”,武志红老师认为更准确的翻译应该是“内聚性自我”。

内聚性自我的内核是鲜活流动的生命力,它的外壳则像皮肤,与心灵的血肉自然连在一起,具有弹性和交换性。

于是,外界出现压力时,形成了内聚性自我的人不仅不容易被压垮,还能与外部世界进行充分的互动。

我们都希望自己是风雨中那颗捍不动的屋顶,成为避风港照顾家人、挺过一切难关。但灾难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倾泻而至时,还是崩溃大哭,不想再努力了。

《自我的诞生》中武志红老师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和案例讲解了心理学中很难“自我形成”过程,我们可以借此对标内聚性自我,我们的自我形成过程中是否出现了问题?

精神分析心理学家玛格丽特·对母婴时期做了大量的观察,得出三岁前孩子心理发展得分三个阶段:共生、分离、分化。

她认为一个人整个一生的人际关系都与较早的共生期、分离个体化是否完成及是否是彻底地无残渣地完成有关。

这也是近些年来,社会主流育婴专家倡导“父母带孩子至少要到三岁”的重要性原因之一。

武志红老师是心理咨询深度从业者,拥有大量的咨询案例和经验,他根据玛格丽特·及弗洛伊德的相关理论,用蛋“孵化”的隐喻,更形象而深刻地解释了高深莫测的自我形成的精神分析学现象。

婴儿从出生到1个月,心理生命似乎还没有诞生,处于婴儿自闭期。犹如蛋壳中的雏鹰,等待内部力量畜养,破壳而出。

有关这一观点,和蒙台梭利提出的“精神胚胎”概念相似,精神胚胎与生理胚胎一样需要等待自然发展“儿童的生长是由于内在的生命潜力的发展”。

家长要做的是提供良好的孵化环境,但很多家长犯的错误是主动“破壳”,破坏婴儿主动生长的机能,造成不可逆的精神伤害。例如家长按照得当的时间喂养,并不关注婴儿需求,孩子易在童年患“习得性无助”,意志被摧毁。

婴儿2个月到6个月,投入母爱怀抱,建立共生关系。婴儿满足了共生需求,是所有关系的基础,才会进而向外发展健康的关系。

这个时期婴儿的发展好的标准是“动力诞生”,会表达生命诉求。如果需求得不到满足,家长干预或禁止过多,动力的发生就会失败,会一直延续到成年。

孩子能够接受到高质量的爱,那么,在三岁左右可以形成情感客体稳定性。情感客体稳定性的形成是一个人的心里住下了一个爱得“你”,个体化的完成则是这个人确信“我”是好的,是值得住在抽象的心里的。

我们反过来可以从诸多影视剧中看到那些僵硬冷酷的人儿,有一些自己的影子,缺少爱和阳光的光顾,追溯其根源,大多可从童年与父母的关系中窥见。

孩子借助身体的独立,开始拓展更广阔的生命空间,分化良好的孩子会把注意力从与妈妈的内部关系转向外部,基础是之前的共生关系得到基本的满足。

但这个时期,养育者是很容易出现状况的。控制和被控制是这个时期的核心矛盾,孩子渴望个体分离时,被家长称为“淘气”、“多动”、“叛逆期”等消极印象,就会施加控制权利,以至于后期愈演愈烈,延伸到青春期时爆发成为重大的家庭关系矛盾。

一个人的健康的成长,会不断渴望进入更广阔的空间,最终结果是个体化自我得以诞生,心理上与父母的分离必须得以完成。

武志红老师提出家长可以掌握三个概念,帮助孩子过度分离期。“容器功能”、“恰恰好的挫折”、“自我效能感”。

不管什么方式,最终的目标是促使孩子逐渐完成与母亲的分离,家长变身作为“安全岛”。当他探索世界时,可以不断回到安全岛,进行分享感受,接受鼓励的港湾。

分离与个体化内部世界与外部世界的分化,突破母爱怀抱,走向更广阔的空间之后,会逐渐意识到“我”是内部世界,“你”是外部世界。

社会熔炉是指所在的社会文化空间,比家庭更大的空间,心里住着过去获得的所有的爱,认识到不同事物之间是有差别的,个体

允许孩子说“不”,尊重孩子“我来”的意志。个体化是成为自己的过程,人生只有一种成功,那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过一生。

自我有两个部分,外壳和动力。最好的自我结构,是有外壳保护,内有动力流动。

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种令人羡慕的人,有主见、有想法,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不为外部声音所左右,遇到挫折,仍然充满斗志维系前行的动力,这就是就是超级个体化,也叫做内聚型自我。

总结:现在我们知道成为这样一个超级自我的诞生,是要经历漫长而复杂的挑战的。首先家里具备好的孵化条件,父母给足充足的爱,并有耐心等待孩子自己破壳而出的那一天,还要给与孩子更宽阔的空间去探索世界,做好分离、分化的一切准备,这个个体才逐步强大,有稳定的爱的基础,爆发自信而有力的力量等待自我的诞生。

人类认为自我的五个阶段的发展很难掌握,是因为不会设置明显的关卡,第一阶段是否通关,时间都会到达第二阶段,但未完成的任务,会影响每一阶段通关的水平。所以很多成年人都会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再次遇到自我和关系的难题,始终跨越不过去。

不能良好的爱的表达,是成年人恋爱关系、亲子关系中存在的大问题,如果追溯到婴儿自我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有可能是自闭期到共生期,没有达标,让良好的动力和意志诞生。

追溯认知不代表目标是寻求原生家庭的迫害的证据,而是梳理问题所在,可以通过成年人的智识重建共生关系。

亲子关系和情侣关系可以帮助你打开自己,最容易看到完整关系的是亲子关系和情侣关系。

我们在生活中和影视剧中会看到正面、积极的案例:一对完美的情侣是相互依托,感情匮乏的一方,受到了阳光温暖的一方普照,会冰山融化,学会爱与被爱;一对鸡犬不宁的母女关系,在相互理解和各自成长后,找到了彼此相互共生的方式,对于家长一方就是完成了共生关系的重塑。

所以尽管玛格丽特·给出了每个阶段的精神成长指标,但是没有完成,并不代表是失败的人生。武志红老师根据大量的前来咨询的成年人的故事,给出弥补缺憾的方法。

如果成年人动力和意志力,就先要建立一段完整深的关系开始,如果成年人没有实现你我分化,就要先从有意识地培养各种边界意识开始。

在内聚性自我形成前,一个人就像是环境的响应器,对别人的评价超在意,而努力调整自己,以争取做到环境认同得最好。

形成内聚性自我后,你仍然会对环境敏感,环境的变化会激发你的反应,但难以动摇你的根基。由此,你就有了从环境中跳出来观察的能力。

关于内聚性自我,科胡特有这样一句描绘:在情绪的惊涛骇浪中,有一个内聚性自我稳稳地在那里。

养育一个心理健康的孩子,不仅要提供他们身心成长的良好“孵化”环境,更要在最关键的时期,观察孩子的“壳”,期待他破壳而出,而非从外部给力敲碎,建立良好的共生关系后,学会得体的分离,让他(她)完成自我的诞生,欣赏自我的成就。

《自我的诞生》是一部自我成长的指导书籍,它包含了心理学上重要的研究成果,为成年后的我们迷失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条追寻自我的路。

希望我们都是《狮子王》辛巴,在爱的环境中出生,却与父母生死分离,跨越艰难险阻踏上寻找自我之路,待到充满力量回归时,依然是区别于父亲的另一位狮子之王。

ybvi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