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 14, 2022

《哦!文姬》:阿尔茨海默症的温情喜剧

“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是一种发病于老年阶段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一书中讨论了艾滋病、肺结核、癌症等疾病所处的社会语境,认为疾病不仅是“身体的疾病”,疾病也被用作隐喻,转换成美学、政治、道德话语和控制体系。英国幻想小说家特里·普拉切特在《特里·普拉切特:选择死亡》中形容阿尔兹海默症“像是在公园散步”,它迫使人类重新思考工业文明中人文主义的价值。

阿尔茨海默症的核心是遗忘、失智等,这些都直接冲击西方的主体哲学,冲击时间秩序。老年性痴呆、车祸案、赶野猪、老人开铲车、喜剧、家庭,这些元素放置在一起,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电影?于近期在中国上映的韩国电影《哦!文姬》给出了一个有趣的回答。《哦!文姬》由郑世教导演执导,李熙俊和“国民奶奶”罗文姬主演,影片对阿尔兹海默症、老龄化等问题展开了思考。电影的主人公吴文姬奶奶患有阿尔茨海默症。一天她带着孙女美宝外出,美宝忽然遭遇了车祸。文姬目睹了车祸过程,她和儿子斗元一起寻找线索,试图找出肇事逃逸者,但文姬的老年痴呆症阻碍了破案进程,于是一场笑剧得以展开。

《哦!文姬》有闹有笑,有哭有泪,是一部温情喜剧。据演员罗文姬介绍,这个角色“重视亲情、很逗趣,也很刺激,让人心跳加快。虽然记忆力时好时坏,但有着超越常人的洞察力,是一位有着双重魅力的奶奶。”主人公身患阿尔茨海默症,也是电影中制造笑料的来源:文姬在片中上吊闹自杀、跳儿童舞、拔掉孙女的输液管、开着铲车在路上横冲直撞、甚至称呼自己的亲生儿子为“哥哥”,这些都是“失智”的表现——显然,电影没有把病症、车祸和家庭的悲伤在本质上联系起来,而是选择性地让疾病在叙事上“失焦”,将阿尔茨海默症的失忆行为进行了娱乐化处理,文姬提供的“1155”几个数字一直被认为是失智老人的喃喃自语,直到临近电影结尾才变成“有价值的线索”。

如果说“阿尔茨海默症”是电影《哦!文姬》的谜面,那么,电影的谜底则是家庭和爱。虽然文姬的一些冒险行为差点丢掉了孙女的性命,但通过家庭成员间的包容与关怀,一一化解了这些惊险,让电影最终有了软着陆点。追忆、怀旧、往事,这些主题代表了人们对于过往生活的留恋与向往。文姬的记忆和孙女的苏醒,也是通过“爱”来唤醒的。电影中,文姬给孙女美宝送樱桃,美宝在昏迷中哭醒了。文姬想起儿子小时候被虐待的情形,终于也“唤醒”了当下孙女遭遇车祸的记忆,这是电影的“奇迹”,也是爱的奇迹。电影借温情的回忆,唤起文姬与儿子的亲情,至此达到了情感的高潮,完成了叙事转换,也完成了主题升华。

“阿尔兹海默症”导致身份认同危机,因此,这类电影经常从遗忘角度书写病症给社会和家庭带来的一系列问题。英国电影《困在时间里的父亲》通过女儿的第一人称视角,以重复和碎片化的叙事手法,讲述年迈且身患阿尔兹海默症的安东尼与女儿之间的温情故事。作为一部室内剧电影,主要的故事都在室内展开。相比之下,《哦!文姬》的空间场景则丰富了很多,影片不拘泥于家庭、医院等空间,而是将大段戏份放在了室外,营造了更为丰富的空间色彩。同时,影片将悬疑、家庭等元素组合在一起,让年轻的观众也得以共情。《困在时间里的父亲》是发人深省的悲剧,《哦!文姬》则用喜剧包裹悲剧的内核,两部电影殊途同归,都选择了从家庭的视角切入,最终回归爱的主题。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ybvi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Back to Top